The war was changed

The war was changed

知道从何时起,笔者异常的期待他人的称赞和认可,宛如罂粟一般。在得到称赞的那刻,笔者狂喜和兴奋,在得不到称赞和认可的时候,懊恼和沮丧,甚至焦虑。

究竟是想活在自己幻想的人设里,逃避自我的生活, 还是 没想明白什么是真实,追寻着幻灭?

所谓 的 称赞和认可, 是一种非常廉价的东西,在个人发展的任何阶段中,你都能找到一群能为你拍手叫好的群众演员,来为你称赞认可,也总可以找到一群 Hater, 来批评 和 攻击你。这种东西根本无法成为一个客观的评价指标,它只是逃离现实的 罂粟 罢了

想通这些后,The war was changed,笔者已经不再需要他人的赞赏和认可了,只需要今天做的比自己的昨天好就行了,Dance like nobody watchig,

处理工作中的那些事件也只是像 流过岩石🪨,让他们流过就好了。无所谓认可 和 沮丧,使用自己的浑身解数,尽最大努力做完即可,最不济也就只是炒鱿鱼吧哈哈,但 life 是流动的,这一个瞬间并不是终点,而是下一个故事的开始。

最近感觉 两年前的噩梦 又换了一种形式来到面前, 这次笔者会使出浑身解数,料理好它。

updatedupdated2021-08-102021-08-10